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2017电视剧市场5大变化

已有 151 次阅读  2017-03-07 09:09   标签电视剧 

  来源:媒介360

      作者:沈浩卿

      如果对2016年影视公司财报做仔细研读,就会发现电视剧行业重心正在转移。

  首先,收视率下滑,播放量大涨。传统渠道上,2016年全年省级卫视晚间电视剧收视率超过2%(csm52城)的仅有《亲爱的翻译官》1部作品,而2015年有7部;新媒体渠道上,2016年播放量破100亿的作品高达10部,相较2015年仅1部作品突破120亿的情况进步巨大。其次,体量增大,但精品不多。一方面,电视剧备案数在上升,获得发行许可数却在下降;另一方面,制作公司数量上升,甲证机构数持平,可见优质内容、制作机构依旧是少数。

  再次,并购热度下降,但单起规模扩大。2016年wind媒体II相关的并购事件有136起,总并购金额867亿元,相比2015年的196起、1272亿元在数量和总体规模上均有下降。

  本文,我们就主要影视剧上市公司的2016年财报为分析对象,梳理其在内容储备、盈利模式、发展战略上的共性与差异,由此探讨2017年的电视剧行业风向及市场重心。

  从市值角度衡量,超200亿的华策影视、超150亿的华录百纳,超120亿的慈文传媒及超100亿的唐德影视构成了二级市场电视剧公司“第一梯队”。

  值得一提的是,仅借壳成功不足4个月的欢瑞世纪 2016 年的业绩却十分亮眼,2.6~3亿的净利预测区间令其跻身电视剧制作公司前5名,欢瑞世纪目前的市值也超过了120亿人民币。

  然而,在政策打压以及二级市场不景气的影响下,多家电视剧公司2016年的股价大幅下挫,市值缩水不少。华策影视缩水142亿元,华录百纳缩水96.76亿元,慈文传媒缩水67亿元,新文化缩水127.19亿元,星美联合(欢瑞世纪)缩水62.7亿元,长城影视缩水29.53亿元,唐德影视缩水42.75亿元。

  从盈利角度衡量,2016年电视剧公司的业绩全线飘红,更有多家公司实现了超50%的净利增长。从净利润数字上看,无论是电视台还是互联网端,“剧王”华策影视以 4.75~5.71亿的净利预测区间领跑电视剧公司。从增幅上比较,年度净利润增长超50%的慈文传媒和欢瑞世纪亦是颇为亮眼。

  接下来是新文化、星美联合(欢瑞世纪)、长城影视,净利润范围分别为2.6亿至3亿元、2.6亿至3亿元、2.32亿至3.02亿元,同比增长5%-20%、52%-75%、0-30%;唐德影视,净利润为1.55亿至1.85亿元,同比增幅为37.96%-64.66%。

  电视剧公司主流盈利模式

  自从2015年“一剧两星”实施后,电视剧行业迎来重新洗牌。压力之下,一些电视剧公司曾经尝试转型,有的收购广告公司,比如新文化、长城影视;有的转型体育,比如华录百纳;还有的转投电影,比如唐德影视。

  不过,视频网站的崛起,为电视剧内容方提供除了传统卫视以外的又一播出平台。庞大的网络收看人群带来的巨大市场潜力,使得许多试图跨界转型的电视剧公司重回主业,并把重心放在网络剧等的制作上。

  据华创证券近期报告,网络剧市场处于指数级发展的前期。2014年市场规模约40-50亿,其中版权市场约30-40亿,衍生市场约10亿。预计2017年市场规模可达425亿,其中版权市场138亿,衍生市场287亿。其更预期2年内会出现单集千万的网络版权剧集。而上市传媒公司也纷纷瞄准这一富矿,并且开掘手段各有不同。

  >>锁定优质IP,批量囤入IP版权(如华策影视)

  “囤IP”,成为致力进军IP领域的重要姿势。例如,浙江华策影视就在2015年9月的一次融资方案中写到:要用4.5亿元批量采购适合于改编网剧的高人气网络小说版权资源,拍摄20部以上基于互联网视频和互联网电视平台播出的优质网剧。

  2016年,华策影视共开机15部690集,主要产生收入的作品为《解密》、《锦绣未央》、《孤芳不自赏》、《射雕英雄传》、《夏至未至》等,累计首播全网剧25部共1000集。

  2015年9月底,无锡慈文传媒完成借壳上市。而此前年度大戏《花千骨》,正式由慈文传媒拍摄的。对于优质IP,慈文传媒采取的策略是开发IP产业链。马中骏说,“我们自己要做的IP要做好做大,就够我们做一阵子的,而且我们肯定会走全IP运营的道路,不会拍一个就完了。从IP的购买到孵化开发,最终延伸到各个终端,也会去做电影、手游、游戏,整个产业链会是一个闭环。”>>大IP全产业开发,孵化盈利空间(如慈文传媒)

  2017年电视剧行业的五大变化

  1、IP群起,流量暴增、口碑难复

  总结2016年IP剧整体表现,核心有两点:IP的吸睛导流能力仍然毋庸置疑,头部IP剧在新媒体上大多具有突出表现,这一点从网络播放量排行榜前10的作品名单和视频网站付费用户数的激增中可看出;尽管IP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优于上年情况,但却难有单部作品获得《花千骨》、《芈月传》这样的“剧王”称号,除去上半年的《欢乐颂》外,也鲜见IP作品获得高口碑。

  此外,制作公司选择购买IP时,集中在仙侠、宫斗、女强等几个门类,人为造成“交通拥堵”、“频道撞车”。

  2、会员付费渐成气候,剧集售价突破天花板

  2016年有效付费会员数突破7500万,增速达241%,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付费市场,且2017年付费用户规模有望超过1亿。2015年中国在线视频用户付费市场规模为51亿元,同比增长率为270%;2016-2017年估测市场规模分别突破100亿、145亿,保持50%以上复合增速。

  由于《盗墓笔记》《老九门》等大火网剧成功印证顶级IP内容是吸引用户付费的核心,所以各大视频网站纷纷加大投入,这让网剧市场也确实在不断扩大。

  3、电视台第一渠道方位置仍难以被取代

  作为卫视中绝对的“第一梯队”,梳理几大电视剧制作公司不难发现,其前5大客户均有湖南卫视的身影。2015年收视率排名前10的电视剧均来自湖南卫视黄金档或周播剧场,2016年亦有多部剧集跻身前5。

  即便目前有多部电视剧的网络版权已高于电视台版权,但电视台第一购买方的位置短时间内不会被动摇。由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构成的“第一梯队”早已成型,这五大卫视稳稳占据2016年收视率前五位,二线卫视很难能拿到热门剧集的独家播放权。

  4、IP、卡司成本高企,压缩毛利

  尽管电视剧售价屡创新高,但是影视公司的毛利率却在逐年下滑,行业平均水平已经由前两年的40+%下降至30+%,究其根本是近年上游IP授权价格与明星片酬快速增长。

  仅在2016一年时间内,一至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将近250%。在一些更为倚重流量偶像的IP大剧中,明星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占比甚至升至75%。

  在高片酬的压力下,国剧制作成本大幅度攀升,电视售价每集600万,网络售价每集1000万的价格天花板不断被刷新,销售市场节节高的数字背后,是平台的广告收入与采购价格倒挂,是卫视已经失血乃至卖血。

  5、政策监管趋严

  2016年相关政策有所收紧,例如综艺领域的限娃令、限外令、限韩令,影视剧领域的网络剧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电视剧制作通则》、《电影产业促进法》以及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披露票房与营收关系并严控明星证券化等。

  写在最后

  从各大电视剧制作上市公司的财报来看,电视剧行业正在迎来新生。以《如懿传》《赢天下》等为代表的头部剧,卖出800万一集,甚至到1500万一集的价格。这使得部分电视剧的版权售价已突破10亿元!与电影票房的偶然性不同,电视剧的销售对象是电视台、视频网站,版权价格相对要稳定的多,“10亿大剧”带来的产业想象力,也让资源和资金都开始向电视剧快速集聚。

分享到:
转发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