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谁黑了《外科风云》:“国剧门脸”正午阳光如何面对捧杀与棒杀?

已有 245 次阅读  2017-04-27 15:38   标签风云  如何  阳光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红拂女

正午阳光团队的新作《外科风云》已经播出十几集了。

但和该团队的其他作品均开门红不一样的是,这部剧开播即滑深渊,几乎都到了全民踩的地步。

不少所谓的“专业人士”细数剧中医学常识bug,导致正午阳光主动发了道歉声明;收视也不太理想,艰难地缓慢涨着;豆瓣评分从来没掉过8分的“国剧门脸”效应似乎也开始失效了,截至目前,该剧豆瓣居然才7.0分,一星比例达15.3%。

一时间,似乎墙倒众人推。原先为其摇旗呐喊的人都一下变成了强烈谴责的人。

在这大规模倒戈的背后,折射的是自《琅琊榜》以来、正午阳光团队声名鹊起,民间“挺正派”和“黑正派”之间的暗潮汹涌。这一团队引发的超高关注,已经远远超过每部电视剧本身的艺术价值讨论,成了一波又一波的社会新闻事件。

如今的正午阳光团队,还能像《战长沙》《琅琊榜》时那样专心做剧、两耳不闻窗外事吗?被昵称为侯大大的儒雅当家人,还能继续处变不惊吗?

外科风云让正午阳光再陷舆论漩涡

如果说白百何的八卦算是突入起来的一场风暴,那么关于《外科风云》诸多医疗专业度的细节指责,则让正午阳光陷入了一场舆论漩涡。

4月18日,《外科风云》开播第二天,知名医疗行业博主@丁香园 发布微博,指出剧中的医学常识错误,跟评竟有近两万条,基本全都是所谓的医学界人士在各种挑刺。在豆瓣上,甚至出现了疑似水军大量刷一星的现象。

  然而,小娱身边的医生朋友觉得,丁香园所说的比较吹毛求疵:

1、醉酒状态打纳洛酮并无原则错误,顶多只是不太必要;

2、作为医护人员确实不该“知法犯法”,随便坐在医院地板上,但,院感控制科也不会刻意去管这事……

但公众是最喜欢被恶性新闻带着走的。民意沸腾的结果就是@外科风云官微 出了公开的道歉声明

这与人们印象中的正午阳光出品大相径庭。

犹记得《琅琊榜》播出时,坊间对于该剧的摄影、构图、服装等细节赞不绝口,种种解读的文章不绝于耳;《精绝古城》上线时,也有观众对剧中道具组静心找到的上世纪风格道具津津有味,大赞其“良心还原”,总而言之,凡是这一团队的出品,赞细节已经成了必走的步骤。

那么,是正午的牌子真的砸了吗?在娱乐资本论看来,《外科风云》仍然是一部相对不错的国产剧,甚至从精神内核和思想表达来说,《外科风云》与《琅琊榜》《伪装者》等剧有相似之处:古装正剧、谍战剧、都市医疗剧其实只是外在包装,主要表达的仍然是一个大环境下复杂的人际关系,权谋、心理战。

《琅琊榜》中饰演侯爷谢玉的刘奕君也在《外科风云》中扮演了一个心怀鬼胎的“反派”杨帆

从目前已播的内容来看,信息量还是相当大的,利欲熏心的医生不愿出普通门诊、只跟医疗器材供应商勾结、利益输送;也有各色患者大闹医院、理不清道不明的医患纠纷;还有医院内部每个层级、每个人都有内心的小算盘,医院的人际关系堪称复杂,人人都各怀鬼胎……

在这个角度来看,《外科风云》跟经典的日剧《Doctor X》《白色巨塔》想要表达的内涵是一致的。但在国剧领域,医疗剧仍属于特殊题材,表达空间有限,近年来国产医疗剧大多都沦为“以医生的名义谈恋爱”或是“医生职场成长记”。像《外科》这种医院戏密度很高、且探讨了医患矛盾/借医疗器材利益输送/医院内的行政痼疾的医疗剧确实比较难得了。

复杂的选择题是《外科风云》剧中人时时刻刻都要面对的。海外归来的庄恕(靳东饰)一回来就面临要不要上一台难度极高手术的抉择:不上的话,没有其他人能做,患者性命攸关;主动说要上手术,身边同事会怎么看这位初来乍到就“博表现争功劳”的新同事?

庄恕有一句台词,“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而这种人际关系的复杂性在面对生命威胁时,更会被无限放大,也成就了剧集的戏剧性。

但不管人事斗争和行政管理的复杂性多一言难尽,剧中的各位医生始终坚持着“专业精神高于一切”的主旨,这才是《外科》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也是现实题材老手正午阳光最擅长展现的。

当制作周期大大压缩,

正午阳光还能否复制《琅琊榜》?

回过头来看正午阳光遭遇的舆论危机,其实隐患早就存在。

作为电视剧品质保障的“国剧门面”,正午阳光这两年马不停蹄推出了不少所谓“大IP改编剧”:《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精绝古城》......

上述这几部剧,从筹划到播出均在较短时间内完成,质量也算是水平线上,但口碑开始出现争议,比起《琅琊榜》时达到的全民叫好,一些正午粉捶胸顿足地表示:“这群‘老司机‘们明明就应该做《父母爱情》《老农民》这种令人饱含热泪的正剧的啊,为什么要去趟年轻人喜欢看的那种没营养的悬浮剧的浑水?!”

普通观众当然只看剧情与情怀,但从正午阳光的角度,拓宽做剧类型、提升作品的商业效应确实也是刻不容缓的事。

实际上,正午阳光早在2011年就已成立,初成立时一度很简单:制片人侯鸿亮选项目、抓剧本、解决日常事务,就是“管家”,孔笙专职拍戏、带徒弟,就是一个以制片人为中心、导演为核心竞争力的制作公司。

据悉,侯鸿亮当时离开山影,给出的理由是“要准备太多资本上的事情,让我疲于应对”,而如今的正午阳光,在资本方面同样有自己的想法,此前就有消息称,正午阳光目前的估值已经突破90亿。

口碑优剧《战长沙》其实是山影制作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家公司做大做强的正常步骤,但关键在于,正午阳光、或者说侯鸿亮×孔笙×李雪的铁三角团队,在资本的裹挟和市场的需求下,产量较往年有明显提高。

据资料显示,2016年,该公司共开机五部剧,过去,除了《琅琊榜》这种大制作以外,他们一年只做两到三部小成本的作品。

2014年,侯鸿亮还带领团队义无反顾地扎进了“超级网剧”世界。资料显示,《闭眼》当年5月开机,10月播出,周期仅5个月,侯鸿亮也公开过该剧的流程规划,“拍摄70天、后期三个月,足够了。”当然,该剧仅仅是20集的小体量网剧,这么做确实相对合理。

但想想《琅琊榜》从筹划到播出长达五年多、《战长沙》花了四年……也许与剧集体量关系不大,慢工出细活确实是这个团队最合适的注脚。而《琅琊榜》续集已于去年年底开机,距离上部完结,才一年多的时间。今年之内,这部续集也要顶着全民的超高期待问世了,它的好口碑还会一如既往么?

《欢乐颂2》开机仪式。该剧将于下月开播,续集和上部仅隔了一年。

更重要的是,《闭眼》的演员片酬比重达到了50%,这在目前全行业唯演员是尊、大多数电视剧演员片酬都占70%的大环境下,或许已经算很好的了,但要知道,正午阳光以前的电视剧,演员片酬最多只占40%。

侯鸿亮曾骄傲地说,“现在大多数网剧还是有点像学生作业,可能有些过度个人化的东西,那些都是稚嫩的表现,都是对影视工业流程不够娴熟,甚至是在打擦边球,这些都不对。”“说白了,你让我去拍一个那种特别low的东西,我也丢不起那人。”

正午阳光团队确实提高了网剧的规格,但观众对这个团队本身的要求显然更高,这两年,他们似乎只是完美地执行了自己原本就能达到的水准,却进步乏力。急于与市场接轨、加快做剧步伐、积极与明星演员接触甚至不惜提高片酬比例,让正午阳光在云端坐的不太安稳。

焦虑与反思:正午阳光恢复“慢而美”?

一直极速狂飙的正午阳光,也在争议中不断反思。

《外科风云》的纪录片里,侯鸿亮坦言:“这类剧在中国做起来比较难,我之前尝试过一次,有一些遗憾,就总觉得考虑要不要继续把这个题材延续下去。”

侯鸿亮提到的“遗憾”,是指正午阳光之前的作品、张开宙和简川訸执导的医疗剧《到爱的距离》(2013),同样由靳东主演、《外科》编剧执笔。该剧其实评价尚可,而且从故事内涵中也已透露出了今天《外科》的一些雏形,但知名度和商业价值显然还有进步空间。

接连几部商业大剧后,正午阳光重新拾起了职业剧题材。导演李雪在采访中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之所以接下《外科》,是因为他自己很少做现实题材,这部剧矛盾冲突很强,而侯鸿亮有一个观点:法律、医疗,是当下人们能看到人与人之间碰撞得特别狠的环境,所以才选择了《外科》。

“有人说我是披着医疗界的外衣,我不否认这句话。”他坦言,在拍摄这部剧时有些地方太注意镜头美感,而忽略了医疗顾问的建议,对目前的一些争议团队会照单全收。

其实从《外科风云》开始,正午阳光已经在有意识地放缓制作节奏。李雪告诉娱乐资本论,开拍时因为剧本需要调整,推迟了一个月才开机。

具体调整了哪些内容?

李雪说:“怎么把医疗的方向和戏剧结构的方向更有机地结合,我们不想单纯的去表现医疗的原生态,但是要想找到一个医生诸多的侧面。咨询医疗部门也需要时间。”

采访中李雪数次强调,这不是一部纪录片,剧中的“仁和医院”,也不会落地现实中的任何一个医院。但即便如此,拍摄过程也是困难重重,例如剧中所有有手术室的镜头,拍摄的医院规定必须在10天内完成,医院的“苛刻”还包括:这10天里只有1天,手术室的门是能打开的,其余9天都是封闭状态。

“也就是说我在前9天里要用脑子记住那个门是什么状态,人物往哪看、景别是哪一种,到最后那1天才能接得上,最后剪辑才不会出问题,”李雪说。所以,现在剧里看到的这些白大褂威风八面推开手术室门又关上的简单画面,背后竟有这样的艰辛。“细节控”的人设仍然未崩,至少在这部剧里,正午阳光团队还是保持了他们一贯的细致和完美主义。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当下许多国产剧还是速食品、丝毫不考虑任何情怀和思想表达、只为变现,正午阳光还算是坚定地走在做精品的路上。

即便对于《外科风云》的一系列吹毛求疵,或许也只是“正午粉”们对这块“国剧门脸”的苛责与期待。

分享到:
转发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