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信息爆炸时代,这些广告在对你进行慢性谋杀!

已有 127 次阅读  2017-04-21 14:31   标签广告  信息 
来源:第一品牌时讯
作者:Eddie

这种广告“罪大恶极”,侵占了我们的注意力,盗走了我们宝贵的思考时间,消耗了我们的感官。

编者按:在当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广告无处不在,24小时轰炸着我们的感官世界,消耗着我们精力。但是,有这么一种“罪大恶极”的广告:加油站里,它们在油箱上滚动播放,顾客加油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盯着,一看就是5分钟;医院候诊室里,等候就诊的病人本来想闭目养神,没想到却盯着面前的视频广告发呆了10分钟;飞机和出租车内,乘客们甚至“无处可逃”——面前座椅靠背上的广告几乎占据了他们一大半的视线范围,他们被“锁”在座位上,动弹不得,忍受着“广告酷刑”。

这样描述似乎太过夸张,这并不是一个“极权社会”。我们拥有自由意志,能够自行决定想看什么,不想看什么。但仔细一想,这丝毫不夸张,这种广告让我们的自由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们每在手机上关掉一则小广告、在地铁月台上驻足观看一个广告牌,就流失了数秒甚至数十秒的时间……

这种广告可恶在哪里?

这种广告“罪大恶极”,是因为它们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就侵占了我们的注意力,盗走了我们宝贵的思考时间,消耗了我们的感官。并且,在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社会里,我们付出了时间和精力接收这些广告信息,但是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试想一下,全中国十四亿人,如果每个人少看几个广告,把时间用于生产或专注思考,将会创造多么巨大的社会效益!

你也许会说,这些只是普通的商业广告,它们本身也会创造社会效益,而且完全符合法律规定,是经过有关部门审核批准以后才投放的。但是,当人们越发麻木,被侵犯了时间权利,成为这种广告的受害者而不自知的时候,我们应该警惕起来,好好地审视、思考它可能给我们这一代人造成的危害。

法律对于盗窃的定义是:”占有某一种资源、并占据了其大部分经济价值或经济效益的行为。”因此,这种侵占我们时间与精力的广告其实与盗窃没有本质区别,那些大张旗鼓打广告的公司就是在“抢钱”。讽刺的是,它们打广告向目标受众吹嘘自己“双位数增长、数十亿收入”,但是却很少人知道他们的收入很大部分来源于我们这些被偷走时间的受害者。

侵害人的身心健康

我们人类天生就会不由自主地关注广告,而广告公司则利用了这一点。近几十年来,神经科学的进展表明,我们大脑的资源会不由自主地被声音和移动影像所触发。神经科学家Adam Gazzaley和心理学家Larry Rosen在联合撰写的《纷扰的思绪》(The Distracted Mind)中写道:“人类对于与目标不相关的信息干扰具有异常的敏感性。”

人们最近才意识到,原来广告过度轰炸感官,会损害人的精神健康。Gazzaley与Rosen指出:当今的科技时代,我们常常会持续地切换刺激源,比如从手机切换到平板电脑。不过,这种切换会对我们造成损害。

“在不同刺激源之间持续切换,会降低感知能力、影响语言能力、阻碍有效决策、并且抑制我们回忆起生活中细节记忆的能力”

——Gazzaley & Rosen

这种危害,对于儿童、青少年、老人和病患者尤为严重,因为他们的认知控制能力尚未发育完全,或者受到了损害。

给心灵留下片刻沉静

不过,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广告。我们在观看自愿购买的杂志、报刊等读物的时候,也会看到不少广告,但是这种广告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广告是“经过我们同意”之后才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毕竟我们付钱了。

你也许会说,那些侵占人们时间精力的广告充其量只是一种无关痛痒的困扰。但是,你可曾想过,比起这些广告,我们生活中有太多太多更值得思考和关心的问题?

现在的社会充斥的各种感官刺激早已让我们筋疲力尽,我们迫切需要只属于自己的片刻空闲时间,让内心保持哪怕几分钟的沉静。那刻意给自己留下的几分钟,有时比什么都重要!那些广告带来的侵扰之所以要严厉抵制,是因为他们的累加效应不仅会侵害到我们的健康,而且还会侵犯到我们身上一种宝贵的东西——那东西叫人身自由。

抵制“广告小偷”

我们也许可以抵制传播这种广告的公司。不过,由于这种侵犯个人时间的行为无可避免,因此抵制的做法可能有点不切实际,毕竟要抵制一整家医院是很麻烦的事。或者,当地政府可以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管理这种肆意传播广告、妨碍公众利益的行为(public nuisances)。

其实,在历史上我们也曾面临同样的问题。上世纪40年代,美国各大城市规定禁止吵闹的广告卡车安装扬声器。不过是现在还是过去,我们都应该行动起来,管一管这件小事,至少也还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丝微不足道的安宁。

本文版权及所表达观点,归作者(Eddie)所有

分享到:
转发 举报